短視頻江湖里,所有人既是玩家,也是看客;既是找樂,也是謀生。他們因短視頻而爆火,也被短視頻改變了生活。

↑歡子(左)拍攝的鄉村題材小視頻。



改變:有多少個紅人,背后就有多少個故事

有特殊本" />

火在短視頻,活在短視頻

來源:賺貝金融

閱讀量:284

發布時間:2019-03-18 10:31:04

短視頻有多火,已經不需要多說。他們的爆紅,離不開專業機構的運營推手;他們的成名,也是各大平臺競爭的結果。 短視頻江湖里,所有人既是玩家,也是看客;既是找樂,也是謀生。他們因短視頻而爆火,也被短視頻改變了生活。 ↑歡子(左)拍攝的鄉村題材小視頻。 火在短視頻,活在短視頻
改變:有多少個紅人,背后就有多少個故事 有特殊本領的人,會最先在短視頻冒頭,比如在微博上擁有700多萬粉絲的@大胃mini。“我身高1.7米,體重90斤。”看似弱不禁風的mini吃過直徑1米的包子、直徑1.5米的比薩。 即便有這樣驚人的胃動力,mini還是認真定位了自己的優勢,“我要做中國最美大胃王,要時時監測時事熱點做內容”。 她背后的團隊也是專業的。“我有專門的化妝團隊做造型,有專業服裝品牌合作。導演、編導每周開兩次選題會,有專門運營的小伙伴每天不斷監測分析視頻播放量和粉絲數量。每期都會有禮物、現金送給粉絲互動。”mini知道,只有專業才會帶來持續的內容生產能力。 現在,她一年生產的短視頻約有200個,全網播放量40億次,平均單期播放量在1500萬次左右,被網友評為2018年最“下飯”的博主。 更普通的人,也有機會在短視頻爆紅。 曹歡以前是個保安,也當過車間工人,還在菜市場做過搬運工。現在,他是全網“三農”領域短視頻第一人。他的賬號“歡子TV”擁有粉絲600多萬人,發布的近1000條原創短視頻,在全網播放量近40億次,單個視頻最高播放量超2000萬次,還受邀參加了2018年央視春晚。 短視頻顛覆了曹歡的生活,“我原來的工作是每天在流水線上不斷重復,現在可以在全球各地去拍有趣味的人物、風景”。收入也天差地別。 一條條短視頻,不僅改變了曹歡本人的命運,也改變了身在農村的鄉親們。 曹歡隔壁村有一位老師,一個人教全校2個班的孩子,堅持了36年,中午還要做飯給學生吃。 曹歡聽了之后很感動,就去拍攝這個教學點的環境和上課等一些日常活動。沒想到播出后,很多網友拿著物資、學習用品來看望這位老師,當地政府還撥款100萬元,改建了這所學校。 這讓曹歡很是欣慰,“現在我能做一些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情,幫助更多人”。 推手:幾乎每個紅人背后,都有個努力的MCN機構 歡子TV不是一個人在戰斗。他背后有個專業團隊——長沙今榜文化傳媒。擔任CEO的曾哥,也是歡子TV聯合創始人。 曾哥原名曾春祁,雖然是“80后”,但已經在傳統媒體做了10余年。現在,他除了《歡子TV》,還打造了《鄉間味道》《鄉間好聲音》等多檔原創短視頻節目,全網擁有粉絲超過1000萬人,播放量超60億次。 在網絡上,像曾哥這樣的團隊被稱作MCN,他們發掘有潛力的紅人,幫他們打磨產品、運營粉絲,實現商業變現。 當初引領歡子進入自媒體行業的,正是曾哥。“現在中國互聯網用戶已達八九億戶,數量很難持續高增長,必須內容下沉,由原來的北上廣等一線城市向三四線城市或者鄉鎮靠攏。”曾春祁把自己的用戶定位為新城市人,指那些在農村長大,但長期生活在城市的人群,他們對兒時曾經玩過的游戲、吃過的美食、家鄉的風俗很懷念。同時,城市人對農村的一切也覺得新鮮,留在家鄉的人也可以拍攝。這樣,農村題材正好串起了整個用戶需求。 曾春祁團隊所有成員,包括攝影師、剪輯、編導、運營人員都來自農村、了解農村。這一切,奠定了“土味”紅人的基礎。 2017年,歡子TV開始配合一些平臺,宣傳“三農”、推銷農村土特產。作為機構推手,曾春祁4年前就開始布局農業實體,從湖南郴州的冰糖橙開始,2018年,歡子冰糖橙在全網供不應求。 幾乎每一個短視頻紅人的背后,都有一個努力的MCN機構。網絡上最知名的短視頻紅人papi醬爆紅后,也打造了自己的MCN機構papitube,簽約了約100個創作者。 papitube的COO霍泥芳告訴記者,公司會幫助創作者輸出文本,做內容、尋求變現渠道。另一方面,MCN機構也要了解客戶,按照客戶的訴求去選擇適合他的博主,“我們希望客戶對短視頻行業有更多信心,愿意投放更多預算,也希望短視頻的創作者給客戶提供更加有效的服務,讓短視頻不僅僅是風口,而成為真實”。 平臺:全平臺運營成大趨勢,后起之秀有紅利期 短視頻已經成為各個超級APP的必爭之地,連美團、京東這種跟娛樂不搭邊的APP都上線了短視頻。 不過,入駐哪個平臺從來不是一道單選題,因為幾乎所有的職業短視頻創作者都會選擇全平臺運營,抖音、快手、微博、好看視頻……一個不落,也會跨界直播,多的能覆蓋30多個平臺。 歡子TV也不例外。他曾被今日頭條等多家平臺授予短視頻相關獎項,但他堅持全網分發,今年的重點是好看視頻。 這是百度系里承載橫版短視頻的重要平臺。在百度上,不管刷信息流還是搜索相關信息,橫版視頻信息大多來自好看視頻。 很多人都好奇,作為已經先紅起來的一批人,歡子TV為什么會如此看重一個成長中的平臺。曾春祁有自己的小算盤——“我選擇還有紅利期的平臺,如果抓住了,我們可以隨它一起成長”。 曾春祁還嘗到過百度搜索帶來的甜頭,“其他平臺的推薦機制可能只有24小時,最多一個月。但是百度有關鍵詞搜索,‘三農’里面很多關鍵詞,如農村習俗或者是農產品,只要搜索,視頻的權重比較大,搜索結果就會持續給我們帶來流量”。 據他透露,今年歡子TV準備跟百度聯合出品短綜藝,“會有一部連續劇,還有紀錄片等相關深度合作”。 還有一個很多人忽視的平臺是直播。短視頻興起之后,有人說直播的時代過去了。但是曾哥和歡子發現,直播對農產品的帶貨很有幫助。 這也符合國內直播龍頭企業YY直播的判斷。“通過2018年一年的觀察,我們發現短視頻的風口讓大家有了更好的內容消費和視頻消費習慣,直播平臺上的主播開始把短視頻平臺當作宣傳發布的出口。”歡聚時代COO李婷用爆紅的“摩登兄弟”舉例,“‘摩登兄弟’原名劉宇寧,是YY直播組合‘摩登兄弟’的主唱,之前在YY上就有一定的人氣積累。在其他平臺再次爆紅后,反而帶動直播業務的增長。” 現在,劉宇寧不僅參加了《蒙面唱將》《歌手》等多檔音樂類綜藝節目,還跨界參演電視劇《租界少年熱血檔案》。從YY主播到全網超過3000萬粉絲的全能型藝人,顯示出全平臺、跨平臺運營帶來的超強吸粉能力。這也是廣大短視頻創作者可以借鑒的經驗。
福彩3d走势图